凭栏望月

【高张】对月人

一个他乡遇故知却是曾经仇家的故事。

迟到的中秋贺文,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毫无逻辑和文笔,ooc妥妥的,单纯想给自己发点糖。

可以看作现代au,也可以看作俩鬼魂故地重游。

不知道隆庆四年太岳是不是也在内阁加班,就默认是一起加班好了。

宝镜天河空悬。高楼广厦间,张太岳等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

“中玄兄来了。”

“故人相邀,我怎会不来?”高中玄不由联想到万历四年二人相见的事,“你也来见过我一回。”

“他们不敢来看望你,我可没那么多顾虑。”

张太岳故作轻松地说出这番话,刻意省去了不少前因后果。

高中玄也不点破,只是附和道:

“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这一句他是真心实意的。
————
高中玄想起更遥远的嘉靖年间,不知从何时起,不与家人同过的中秋往往是与张太岳在一起。两人互贺佳节,之后就是通宵达旦的公务,夹杂着二人时断时续的闲谈。那时他只为不能与家人团聚而可惜,后来才惊觉那么多的中秋夜和他们二十年的情谊,也这样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

很久远前的事了,自他的女儿接连离去,本应团圆的中秋夜迎接他的却只剩下高悬天际的明月。触景伤怀,他在家过的中秋也少了。内阁的陈设终年不变,区别只是坐在首辅位置上的变成了他。

流言蜚语,到底是让人心有余悸。望着空荡荡的、与白日热闹的景象全然不同的禁城,他自嘲道。

然而,大多数的时候他还是踌躇满志的。有那么多旧弊待他彻除,通宵变成很自然的事了。他在重回朝堂的喜悦和兴奋中模糊了白昼与黑夜的界限,于是在隆庆六年年号和权力中心新旧交替的双重打击下,从来精神矍铄得不似耳顺之年的他终于也品尝了一夜苍老的滋味。

而眼下,带给他那样折磨的人竟然又与他在北京城共度中秋,这让他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

“中玄兄也是一个人在京城,真巧。”

“来的时候还没见着月亮的影子,原来已经升起来了。”

他们在秋风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些闲话,宛如经年老友,通往紫禁城的路在他们脚下延伸。

“和中玄兄一起过的中秋,印象最深的还是隆庆四年。”

隆庆四年,属于他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他们的关系也不似后来那般明潮暗涌,但仍比得势前胶漆金石的亲密少了些什么。

“我记得中玄兄即兴作了首诗,我们还相约他年无事时共赏明月……”

不想这一约再聚已是百年之后了。

家国重担落在他们身上,这样随口一说的承诺也如镜花水月一般缥缈了。隆庆五年仍然是这样过去,然后就是动荡的隆庆六年。

万历初年,张太岳如愿以偿地坐到了高中玄曾经坐过的那个位置,隆庆年间的中秋也被他在记忆中一笔带过。直到万历六年,高中玄的死讯传到京城一个多月后,中秋如期而至。

张太岳当时也在内直,抬头望月时却想到不过几年前自己与那个人忙里偷闲赏月的情景,那几句相约白首的承诺突然就变得刻骨铭心起来。他终于意识到,不论如何,那一幕都永远留存在他的记忆中不可重来了。那个人无声无息与世作别,在此之前他甚至仍抱有一丝侥幸。他比那个人年轻十四岁,他或许还有无数个中秋可期,那个人却不能死而复生。想到这里,往后那些个中秋,无论月圆月缺,独自支撑这个王朝的他在禁城放眼望去,终有缺憾。
————
“上辈子的事,亏你还记得。”扑鼻的桂花香气中,高中玄只觉得满腔苦涩,千言万语凝噎在喉中,最终也只强笑着说出这一句来。

“我记得的,中玄兄。”张太岳轻声重复了一句。

“一别西风又隔年。”高中玄喃喃自语。

秋风萧瑟,他似乎又回到某年的香山,红叶擦过他的耳际,跌落尘埃。

张太岳握住了他的手。

花前月下,两位改革家是注定不会懂得这种情趣的。

他们默契地向禁城的方向走去。月亮的清辉照在他们身上,仿佛穿越了许多个世纪。

中秋内直观月  高拱
兔魄分秋影更圆,禁城相对益堪怜。
素波渐转金河里,宝镜俄悬玉殿前。
地静寒生桐叶露,天空香散桂花烟。
斋居犹有通宵兴,一别西风又隔年。

那些年高考语文模拟/练习卷中我见过的那些熟悉的名字

作为一个今年六月高考完的准大学生及历同爱好者,突然想起最后一个月里陪我走完高考之路的金考卷最后一卷。当时简直就是靠着里面的文言文和古诗鉴赏活下来的。

其实一开始我没想买它的,晚自习前的休息时间去书店逛即使不买也会随便翻翻,万一能翻到男神相关呢?

然后,只是因为在练习题中多看了你一眼,随便翻到第一篇文言文——葛守礼传?!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倒数几行出现了新郑江陵,当时心里炸成一朵烟花,恨不得立刻抱走然后去操场上跑圈啊!

那时正好是萌高张萌到天天晚上十一点下晚自习回家还要再看一会儿《病榻遗言》《万历野获编》寻找萌点虐点,午休不好好睡觉反而脑补高张小剧场停不下来的时候(不好好学习的下场就是……所以学生还是要以学业为重)。这时候正巧在文言文里看到两人的名字,而且还略提了他们之间的那些事,虽然不是他们的本传(当然以高考卷的尿性文言文出他们的本传几率太低了,只要能略写几句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选择题选项里出现了啊,自带翻译什么的,就算是玻璃渣也一本满足。事实上说到高张就不得不说隆庆六年的那件事,就算不说我也会自动脑内补全后续发展的。

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入手一本,就算手里已经有语文练习卷了,但是,管他呢,我就考这么一回高考,浪费点就浪费点吧。

果然,事实证明它并未让我失望,后面还有惊喜。买到后马上晚自习彻底翻了一遍,诗词鉴赏中发现了于少保那首著名的“书卷多情似故人”;还有友人祭文天祥的一篇,但是个人感觉有点难并没有读懂,主观题配合答案看后似乎明白了一些。另外,很惭愧的是,这两篇的主观题我的思路都是错的,对照答案后并不能得到分。

说到于少保忍不住想再多说几句,平时练习文言文传主做过彭时,算是英宗时比较有名的传主了,其中有英宗和李贤的出场,而且戏份竟然都很多。景泰就很惨,就一句“景泰年间”过去了,也没做过其他的有提到景泰的文言文了。再有年份比较近的就是尹直传,其中有尹旻出现。总之文言文里没能见到于少保还是有点遗憾吧。

还有印象的是做过邹元标传,节选中就有著名的夺情事件中受廷杖和贬官一段。这一段太岳简直是反派大boss,他指使人害邹元标然而去害人的却在完成任务前先死了……当时还不了解太岳但是已经对太岳很有好感了,知道他的评价毁誉参半,没想到还做过这种事啊。现在嘛,仍然对太岳很有好感,尤其是历史学了一条鞭法后。我个人是不太信这种说法的,有点太神乎其神了。不过指使害人这种事发没发生过对我而言并不重要,这并不能动摇我内心对太岳的崇敬与喜爱。

高三就在对下一道文言文诗歌和历史题中彩蛋的期待中过去了,也可以说是苦中作乐吧。高三给了我很多痛苦与压力,熬不过去的时候翻看字里行间的他们就会很高兴,暂时性地忘记高考将至,然后用他们求学的精神自勉,自己感动自己,再去刷题就会动力满满啦。也更看清自己与科举通过的大佬们差距有多大,真是不能比啊。

今年高考全国二语文诗歌的轼辙兄弟出现我也很惊喜,不过当时满脑子只有答题的套路了,毕竟是高考啊。考完语文后最大的感觉是对不起语文老师,但是已经无法挽回了。

考前的几次模拟诗歌居然出了阳明教主的一首元宵思家的诗。不知为何出卷老师诗歌鉴赏偏爱王维,光是模拟就出了不止两三次,平时考试王维的出现频率也特别高,苏轼的诗词也频频出现,所以高考出现苏轼的诗也不是很意外。





【高张】二十字微小说

自割腿肉的产物。
cp高拱×张居正
超字数,大部分史料截选,少量原创,原创有ooc
尽力涉及每一个我所知道的梗。

Adventure(冒险)
“某今日进一语,明日为中玄矣。”
Angst(焦虑)
荆人见奏,面如死灰,颡有泚郁郁咨嗟不已曰: “戚总兵已站不住了,南兵不必选罢。”连日皆然。
Crackfic(片段)
暨予为司成,渠为司业;予总校《永乐大典》,渠为分校;予在政府,渠亦继入,盖久而益加厚焉。至予为徐氏挤排以归,凡三载,亦各相望不忘。
Crime(背德)
在徐处则曰:“高实未忘情也。”在我则曰:“ 徐可恶甚。”
Crossover(混合同人)
“......倒严真的和我有关系?另外徐华亭为什么会出现在王府啊!”
“我们还是做个吃瓜群众吧,中玄兄。”
(大明王朝1566梗)
Death(死亡)
三十年生死之交,一旦遂成永隔,刺心裂肝,痛何可言!
那个曾拜托自己买一副寿具给他的人,如今真的与自己阴阳两隔了。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国政五年于兹,公每降心相从,宫府之事,悉以咨之,期于周召夹辅之谊以奖王室,此神明所知也。(张居正《门生为师相中玄高公六十寿序》 )
Fantasy(幻想)
曹大野事风波暂止。
或许这短暂的和平能够长久持续下去。
Fetish(恋物癖)
故相江陵公,性喜华楚,衣必鲜美耀目,膏泽脂香,早暮递进。
First Time(第一次)
荆人为编修时,年少聪明,孜孜向学,与之语多所领悟。予爱重之,渠于予特加礼敬,以予一日 之长处在乎师友之间,日相与讲析理义,商确治道,至忘形骸。
Fluff(轻松)
“吃了我的西瓜,就是我的人了。”
“以身相许怎么样?”
Future Fic(未来)
高拱、张居正、王崇古,张驰驾驭,因势推移, 不独明塞息五十年之烽燧,且为本朝开二百年之 太平。仁人利溥,民到今受其赐。
Horror(惊栗)
“造物者胡不均,而公独多子也!”
“多子多费,甚为衣食忧。”
“公有徐氏三万金,何忧衣食也!”
Humor(幽默)
“晓日斜熏学士头。”
“秋风正贯先生耳。”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公不念香火盟,而忍逐我耶?”
“亟呼而止之。”
“公发之,安能止之?”
“请出之外,以明我心。”
Kinky(变态/怪癖)
今上初年,高新郑被逐家居,患家末疾,忿郁无聊,每书壁及几牌云“精扯淡”三字,日以百数 。
Parody(仿效)
江陵负豪杰之才,其整齐操纵,大略用高公之学 。
《除八弊疏》与《陈六事疏》。
Poetry(诗歌/韵文)
相违六载,只于梦中相见。比得良唔,已复又若梦中也。
Romance(浪漫)
深秋,香山,落在他肩头的红叶。
Sci-Fi(科幻)
白龟成精了!
这不科学!
Smut(情色)
“胶漆金石,不足比拟。”
Spiritual(心灵)
新郑、江陵两公皆负不世出之才,绝人之识。本以忠诚不二之心,遭时遇主,欲尽破世人悠悠之习,而措天下于至治。其所就虽皆不克终,然其所设施,亦已不可泯矣。
Suspense(悬念)
王大臣案,版本众多,说法不一,真相早已模糊不清。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眼前这个豪杰自许的少年让他恨不起来。
这孩子是怎么变成后来那个言语反覆无实的小人的?
我不在的那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高中玄想。
Tragedy(悲剧)
第不幸而以相倾之材,处相轧之势。以故袒文襄,则绌文忠;袒文忠,则绌文襄。
Western(西部风格)
张太岳瞄准猝然向高中玄发难的殷士儋,毫不迟疑地扣动扳机。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时高中元(玄)相公年十六,随父少卿尚贤在京邸,风骨秀异,因而见收......时宫嫔内臣皆目属中元(玄)。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世所谓妖精者,张子其人也。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携手开隆万大改革之先的两位名相,最为人称道的是他们那段堪称官场佳话的三十年知交情谊。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虽有小才,乌足道哉 ”
“黑心宰相上龙床”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相爷近来须发白了许多,妾身很是忧心。”
“咳......还不是为了救某个人。”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
“我家主公如今病重,朝中大事只能依仗相国了。”
“高公还能作楚语取笑我吗?”
(房尧第传)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
“明晚前园,等我。”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此刻无需言语。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为什么是‘荆人’?”
“‘荆人’可不止一个意思啊。”



忍不住话痨的我:

悲剧有两个,一是高张倾轧,二是世人多抑一扬一,不能给他们公允的评价。

吃西瓜梗来自民间传说,因偷吃西瓜不得不以身相许(?)的中玄。

平行世界本想整几个比较虐的,比如中玄最终在权利斗争中胜了太岳,比如王大臣案中玄罪名坐实九族遭殃。最后还是选了这个不算是刀子的相对圆满的AU(其实是因为我编不下去了),个人感觉反而这样更虐心一点呢。
自从萌上高张cp,玻璃渣什么的从来不缺。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相互吸引却无法相守一生,终究会分道扬镳,走向相爱相杀这宿命般的结局。

荆人的另一个意思让我有时候感觉这个称呼还是很有爱的。想想看如果把‘荆人’替换成‘我妻子’代入《病榻遗言》......
(高阁老我错了,我知道这并不是您的本意。)(但是我不信您不知道‘荆人’的另一个意思)

有时间可能写一个高张用‘荆人’互撩的脑洞, 也可能是有生之年系列(不)

高拱的人生十大错觉

1.我被这么多宫妃看中,应该会被选为驸马,无缘仕途,平淡一生。
2.虽然上天不公,我没有儿子,但我的三个女儿都能平安长大,长命百岁。
3.从未认识过他,没有和他废寝忘食地探讨治国之道。从未与某个人相约一同入阁匡扶社稷。
4.胡应嘉简直不安好心,我明明没有什么大错,大家一定不会听信那些谣传的。
5.这回上疏请辞吏部事,陛下应该就会准了吧。
6.陛下身体渐渐好转,只要日后好好调养,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7.我虽然性子直,但行事还算小心谨慎,专权这么大的罪名应该不会落到我身上。
8.我才不会被他们逼得绝望到差点自杀。
9.《病榻遗言》里的内容全是假的,完全是为了黑他。
10.我至死都没原谅他。


下面是个人的吐槽。
1.我被这么多宫妃看中,应该会被选为驸马,无缘仕途,平淡一生。
(当年的肃卿还是个美少年,后来就变得那么爷们儿了。
感谢蒋太后为大明留下了一个好首辅。)
2.虽然上天不公,我没有儿子,但我的三个女儿都能平安长大,长命百岁。
(三个女儿都是十几岁就去世了,心疼)
3.从未认识过他,没有和他废寝忘食地探讨治国之道,从未与某个人相约一同入阁匡扶社稷。
(就算你不点明,我们都知道那个‘荆人’是谁。)
4.胡应嘉简直不安好心。我明明没有什么大错,大家一定不会听信那些谣传的。
(然而他们都不信你,都认为你是奸臣。收拾东西也要被上纲上线,家贫无子被歪曲成值班期间出去玩乐,还流传下来了。)
5.这回上疏请辞吏部事,陛下应该就会准了吧。
(并没有,陛下还赏赐了你,吏部尚书的职务你是彻底辞不掉了。)
6.陛下身体渐渐好转,只要日后好好调养,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天命难违......)
7.我虽然性子比较直,但行事还算小心谨慎,专权这么大的罪名应该不会落到我身上。
(这句是直接从《病榻》里截出来的,你们感受一下。
穆宗还在的话,一定不会容忍他们这么说你的。)
8.我才不会被他们逼得绝望到差点自杀。
(王大臣案肃卿自杀未成大病一场,以为自己时日无多,病中著成《病榻遗言》,但生前一直没有出版。
但是自杀方式究竟是“自刭”还是饮鸩酒(其实被人拦下了没喝成)啊?或者是割脖子不成又饮鸩酒?那也太惨了点儿……)
9.《病榻遗言》里的内容全是假的,完全是为了黑他。
(虽然《病榻》的疑点也不少,但自这书出版太岳在“逐拱”事件中的嫌疑是洗不清了。)
10.我至死都没原谅他。
(联系到你们最后一次见面相对而泣,死前的那个‘淡’字就代表看淡了吧。
你最后还是谅解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