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望月

那些年高考语文模拟/练习卷中我见过的那些熟悉的名字

作为一个今年六月高考完的准大学生及历同爱好者,突然想起最后一个月里陪我走完高考之路的金考卷最后一卷。当时简直就是靠着里面的文言文和古诗鉴赏活下来的。

其实一开始我没想买它的,晚自习前的休息时间去书店逛即使不买也会随便翻翻,万一能翻到男神相关呢?

然后,只是因为在练习题中多看了你一眼,随便翻到第一篇文言文——葛守礼传?!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倒数几行出现了新郑江陵,当时心里炸成一朵烟花,恨不得立刻抱走然后去操场上跑圈啊!

那时正好是萌高张萌到天天晚上十一点下晚自习回家还要再看一会儿《病榻遗言》《万历野获编》寻找萌点虐点,午休不好好睡觉反而脑补高张小剧场停不下来的时候(不好好学习的下场就是……所以学生还是要以学业为重)。这时候正巧在文言文里看到两人的名字,而且还略提了他们之间的那些事,虽然不是他们的本传(当然以高考卷的尿性文言文出他们的本传几率太低了,只要能略写几句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选择题选项里出现了啊,自带翻译什么的,就算是玻璃渣也一本满足。事实上说到高张就不得不说隆庆六年的那件事,就算不说我也会自动脑内补全后续发展的。

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入手一本,就算手里已经有语文练习卷了,但是,管他呢,我就考这么一回高考,浪费点就浪费点吧。

果然,事实证明它并未让我失望,后面还有惊喜。买到后马上晚自习彻底翻了一遍,诗词鉴赏中发现了于少保那首著名的“书卷多情似故人”;还有友人祭文天祥的一篇,但是个人感觉有点难并没有读懂,主观题配合答案看后似乎明白了一些。另外,很惭愧的是,这两篇的主观题我的思路都是错的,对照答案后并不能得到分。

说到于少保忍不住想再多说几句,平时练习文言文传主做过彭时,算是英宗时比较有名的传主了,其中有英宗和李贤的出场,而且戏份竟然都很多。景泰就很惨,就一句“景泰年间”过去了,也没做过其他的有提到景泰的文言文了。再有年份比较近的就是尹直传,其中有尹旻出现。总之文言文里没能见到于少保还是有点遗憾吧。

还有印象的是做过邹元标传,节选中就有著名的夺情事件中受廷杖和贬官一段。这一段太岳简直是反派大boss,他指使人害邹元标然而去害人的却在完成任务前先死了……当时还不了解太岳但是已经对太岳很有好感了,知道他的评价毁誉参半,没想到还做过这种事啊。现在嘛,仍然对太岳很有好感,尤其是历史学了一条鞭法后。我个人是不太信这种说法的,有点太神乎其神了。不过指使害人这种事发没发生过对我而言并不重要,这并不能动摇我内心对太岳的崇敬与喜爱。

高三就在对下一道文言文诗歌和历史题中彩蛋的期待中过去了,也可以说是苦中作乐吧。高三给了我很多痛苦与压力,熬不过去的时候翻看字里行间的他们就会很高兴,暂时性地忘记高考将至,然后用他们求学的精神自勉,自己感动自己,再去刷题就会动力满满啦。也更看清自己与科举通过的大佬们差距有多大,真是不能比啊。

今年高考全国二语文诗歌的轼辙兄弟出现我也很惊喜,不过当时满脑子只有答题的套路了,毕竟是高考啊。考完语文后最大的感觉是对不起语文老师,但是已经无法挽回了。

考前的几次模拟诗歌居然出了阳明教主的一首元宵思家的诗。不知为何出卷老师诗歌鉴赏偏爱王维,光是模拟就出了不止两三次,平时考试王维的出现频率也特别高,苏轼的诗词也频频出现,所以高考出现苏轼的诗也不是很意外。





评论